返回09认不清现实  剪我玫瑰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

陆行赫的想法很简单,他不是拘泥男女情爱的人,他有那功夫还不如多做些事,妻子对他来说就是满足需求的工具人,门当户对又符合他的审美,事越少越好。

可偏偏又遇上陈觅仙这个女人,在南安港一步步引他沦陷,给他护理伤口时微微垂首,羽睫轻颤的一幕他记忆至今,等到他彻底陷进去时,才知道他是梁越的女人,可至此,要他怎么成全她和别的男人?

他这人杀伐决断、运筹帷幄,先是斩断陈觅仙和梁越的情缘,强行占有她,返至国内又是一番舆论运作让她彻底和他捆绑,不日成婚,可偏偏现时她不堪受辱,宁愿自杀都不愿和他一起。

他这人理性得可怖,已经在思考,娶她之后,会不会有别的事纷至沓来,他届时该如何处理。

可从始至终,陆行赫都未想过放手,想把陈觅仙捏实于手中,他上天堂他要她陪,他下地狱亦要她随,时至今日,他娶她日后充其量是麻烦了些,但他掌握得住。

自陈觅仙受伤后,陆行赫便另睡一间房,偌大中西式宫殿,一左一右,这种夜间没人缠,霸道热切地抵上来的感觉颇佳,让她甚至在想,既然死不得,不如叁朝五日受一次伤。

陈觅仙恨他,又恨自己受缚全无反抗之力,一时情绪失落,失了生机整个人越发似行尸走肉。

但每夜,陆行赫事毕返宫还是会来她这里看看,若是遇上宫人给她上药,便会接手。

她若抗拒地想抽手,还会被他微斥:“躲什么?连死都不怕,还怕我碰你。”

陈觅仙偶尔也会怼回去:“被你碰,那我宁愿死。”

陆行赫见她此时不似平日那般萎靡,纵使被顶嘴了也不恼,心情稍愉:“那只能建议你趁早适应,日日被我碰还死不了的日子。”

这夜,他坐在床边,细致得给她的伤口抹上特效愈合膏时面容淡淡,似谈论天气:“婚期定下来了,明日和你见你父亲。”

陈觅仙想着那把刀还是落了下来,下意识回避:“手上还有疤,我不想见。”

陆行赫轻易识破她的招数,四两拨千斤:“挑只手表戴上。”

陆行赫知道她不想见陈父的缘由,陈父为人正直古板,性情孤高,尚不知缘由只觉女儿朝叁暮四,说好嫁给梁越,临到头了又施施然投入旁人怀抱,这简直有污陈家的清名。

陈母早逝,自小是陈父当爹又当妈将她和她哥拉扯成人,她不愿陈父知道背后的龃龉后伤心难过,所以选择不说。

至陈父暂居的宅院前,陈觅仙还和陆行赫提了一句:“我不想让我爸知道,你别说。”

这是连日来,陈觅仙第一次主动和他说话,说完,她便进去了。

见陈父的过程颇不顺利,他的正直古板到一定境界,把杯一放,似教书先生讲课,将她另嫁这事上升到了背信弃义的境地,而陈觅仙无心力反驳,只垂眸听着,似小孩犯错,并不顶嘴。

背信弃义、朝秦暮楚等帽子听得陆行赫不舒服,见不得她强忍委屈、不发一言,兀自受着的场面,开口说:“伯父,没这么严重吧。男未婚女未嫁总有互相选择的权利,纵使说好要结婚,婚前出了变数也是正常。世间事,哪有什么是百分百、一定能保证的?”

陈父面容紧绷,要说起来他还不畏强权,世人都想巴结的钻石女婿在他看来并不稀罕:“叁殿下,我不认为你是我的女婿,现时我在教育我的女儿,请不要插嘴。”

听得陆行赫冷笑:“不认我是女婿,那你认谁?梁越?”

他薄唇微掀,直视陈父:“伯父,你现时教训觅仙,各种贬义词无所不用都堆她身上,你真是在教育她,还是在向她施压?”

陆行赫直击要害:“教育和施压可不一样。”

“只要未结婚都有选择的权利,到你口中觅仙成了背信弃义、朝叁暮四的人,你说这些是想做什么?让她迷途知返重选梁越?还当着我的面?”陆行赫问他:“伯父,你太不尊重觅仙,也太不尊重我了吧?”

许是天下家长都有个毛病,以生气来掩盖自己的过错,陈父亦不例外,一挥手径直走进房中:“我看过新闻了,8月16日结婚是吗?自便!你们觉得这么做好,就去做。勿要和我商量!”

踏出陈父的屋子后,陈觅仙神色恹恹,陆行赫扫了一眼手表,二十分钟后他还有公务,见她这样,不由觉得好笑:“平日不是和我顶嘴很能耐吗?遇你爸就熄火了。”

陈觅仙听见日期后瞬间呆住,过一会儿才回神:“8月16?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?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