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08自己滚回去  剪我玫瑰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
**

亚国皇室例行记者会惯例于每周叁晚间八点召开,新闻司因突发叁殿下及女友被拍一事,临行更改了发言稿。

深蓝色的厚重帷幔前悬挂着金灿灿的亚国皇室的象征图标,一条金龙绕于权杖上,正经庄重的氛围下,会厅架设的媒体设备无数,记者询问今日叁殿下被拍这一热点,是否如报道所言好事将近,皇室发言人颔首承认了叁殿下确有女友,姓陈,现时正稳定交往,至于婚讯得看二人的意见。

这话说毕,亚国的网络各大平台上又爆了新的热度事件——皇室承认叁殿下确有女友!

一时之间,几家欢喜几家愁,陆行赫殿下粉丝有的高兴送上祝福,有的则是不折不扣的女友粉,咬着被子在被窝里尖叫这女的不配!

而遥观对国,季国的皇室例行记者会亦是这一时刻召开,不同的是,气氛稍显凝重,尤其是记者发问这一环节。

有记者问现时王储梁越身体状况如何,而有的问坊间热议亚国陆行赫殿下的现女友是梁越的未婚妻,是否真有此事。

发言人一一作答,说梁越现时身体已经恢复,已返国政厅处理事务,又说到未婚妻一事,发言人稍作停顿,随后笑了:“全无依据。皇室今日有注意到这条新闻,为此,询问过梁越殿下,他说不认识这位小姐,并无关系,顺便祝福二人。”

与此同时,梁越的宫殿中,液晶屏幕如实播出这一例行记者会,皇室发言人的嘴巴张张合合,病床上的梁越嘴唇苍白,大病一场暴瘦,听罢表情几经轮转,连连摇头苦笑。

随后就是乓的一声,外间守候的护士冲进来一看,床对面的屏幕被掷来的遥控器砸得吱吱作响,梁越痛苦时像癫狂的病人发作,将手边的东西疯狂掷在地上:“滚!都滚!”

其实,长期在皇室里浸淫的梁越何尝不知道发言人这般说得用意,说他身体已愈参加工作是为了营造他的形象,而说和陈觅仙不认识没关系亦是维护他的形象。

梁越撕心裂肺地咆哮着,他瘦得病服间的锁骨清晰可见,痛苦的眼泪簇簇从眼中滑落,他现时打落牙往肚里咽,还要挂着笑祝福二人?形象,形象,都是形象!他的觅仙!他真恨不能陆行赫死!

同一时刻,陈觅仙也在看季国例行记者会,先是说梁越伤愈已在工作,她心头宕悬的石头落地,他平安没事最好,可大起大落、大喜大悲来得如此快,下一秒,皇室发言人云淡风轻地说问过梁越殿下,不认识她和她毫无关系。

陈觅仙在这一刹好似被雷劈了一样定在原位,直直地看着屏幕。

原来,一瞬间坠入地狱是这般感受,就似溺毙荒海时遇浮木,伸手去抓时成了稻草,手中一空,心中随即大道不妙,紧接着便知道了自己结局……

他放弃她了,还祝福她。

也是,他有他的责任,一切理应如此。

这时候,陆行赫回了宫殿,见陈觅仙坐在沙发上,行至她身后时注意到屏幕:“原来在看梁越的消息。”

陈觅仙感觉到身旁的沙发微微一陷,原是陆行赫走到她身边坐下,她现时恨透了他,他走近她就默默走开,刚起身被他拽住手腕霸道地拽回沙“一起看。”

他意有所指:“我还挺想念他的。”

陆行赫取过遥控气定神闲地将电视里的记者会调至五分钟前,调时将陈觅仙摁进怀中,她全无挣扎的力气,呆呆受锢在他怀里。

此时陆行赫慵懒又从容,要陈觅仙看着,好似在催她注视一场烟火,偏头时在她耳边说:“梁越还祝福我们了。”

陈觅仙现时心如死灰,根本听不清外界的声音,她成了陆行赫的未婚妻,季国来讨人师出无名,而她还被逼嫁给他,从此受禁于他的身边,有种海水盖于头顶之感,她逃不脱,只能渐渐沉下去……

陈觅仙还是挣脱开了陆行赫,她说要去厕所,她为避他去浴室是常事,他并未说什么。

陈觅仙掩上浴室门时,疲惫至极地阖眼,整个人似脱力,从浴室的隐蔽处翻出水果刀时,看着刀刃时下了决心,并非是为梁越守贞守节,而是看不到未来,一片黑暗后不愿再受屈辱折磨,索性一了百了。

陆行赫想她嫁他?下辈子吧。

浴缸里放满了热水,陈觅仙是医生,知道怎么操作,整个人脑海里只回荡着发言人那句不认识、不关系、祝福二人,画面一转,又是地牢里那足以令她痛苦一生的回忆,她哭喊着求梁越闭上眼、求他不要看!

她这么想着,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,刀刃抵在手腕上划时好似根本感觉不到肉体上的痛苦,甚至有种隐隐的快感,也是,心都痛到四分五裂时,怎么还会在意这点痛?

殷红的血液漫进热水中,伤口受热不易凝结的,失血愈快,当陈觅仙坐在浴缸边阖眼时,就传来剧烈的拍门声,陆行赫在吼:“陈觅仙!”

下一秒,门板被陆行赫暴力地破开,眼前染红的流水让他震惊又烦躁,她果然还是做了这一步,幸得他注意到了果盘边的水果刀不见了。

他不爽到极点时低咒一声,把落在瓷砖上的刀踢得远远的,朝外吼了一声:“叫医生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